您的位置: 主页>>黄埔人物>>
人祖山战役副机枪手、黄埔学生孟庆贤 【来源:山西黄埔军校同学会 时间:2017-12-18 10:54 点击: 次】    

访人祖山战役副机枪手、黄埔学生孟庆贤
口述/孟庆贤 图/李喜长 文/米玲


孟庆贤(字:一平)
简历:1920年10月30日―2015年12月16日
享年:96岁
籍贯:山西省五台县东冶镇杨白村
期别:黄埔军校第七分校(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七分校),第18期22纵队第1大队第4队第7班,按个头排序,为编号第2名的学员。
单位:曾在山西省邮电管理局工作,1980年从山西邮电器材厂退休
生前曾任山西省黄埔军校同学会理事

 

       “抗日救国,不当亡国奴!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军民合作,驱逐日寇!”
       “打倒列强,抗战到底!”
        “还我河山!拿热血换取民族的独立自由!”……
       一队队爱国学生手挽手、肩并肩,高喊着抗战口号、唱着抗战歌曲,雄纠纠、气昂昂地走过来了,队伍中有黄埔军校学生孟庆贤和他的同学。
        是回忆,是幻觉,还是梦境?
         随着年事渐增,特别是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即将到来的时刻,出生于五台县东冶镇的95岁高龄的“抗战”老人、黄埔军校第七分校(中央陆军军官学校西安王曲分校)第18期22纵队第1大队第4队第7班第2名学员孟庆贤常常回忆起当年参加“抗战”的历历往事,许多情节像电影镜头一样一幕幕清晰在老人家脑海中闪现。
        当年黄埔军校的老师、同学,一齐参加“抗战”的战友、兄弟让他朝思暮想、魂牵梦萦!
        回忆一:募集资金!慰问绥远抗战前线英勇将士
        “绥远的抗日将士们在前方流血,他们舍身救国,奋勇抗击倭寇。父老乡亲们,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快快行动起来!拿出我们的爱国行动吧……”
        孟老常常回忆那遥远的1936年,日寇的铁蹄践踏我国东北,傅作义在绥远抗战,推动了全国抗日高潮的到来。
        少年强则国强,少年进步则国进步。16岁的热血少年、五台县东冶镇小学生孟庆贤受全国民众爱国热情的鼓舞,积极投身到抗日行动中。为前线抗日将士募集资金,是少年孟庆贤和同学们 的第一件爱国行动。他和同学们来到东冶镇街头作抗日宣传、开展募捐活动,来到时任五台县县长的王廷芝家募集资金。
        “县长大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们要用实际行动慰问绥远抗战前线的英勇将士,请您筹措一些慰问金吧!”受少年们的爱国热情鼓舞,县长慷慨捐出20块银元,其它爱国人士也纷纷进行捐助。他们以五台县沱阳高级小学校的名义全部将这笔慰问金捐给了绥远抗战前线的英勇将士。

回忆二:投奔学兵营!入伍陆军第70师
        黄沙百战穿山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生于战乱之年的孟庆贤胸怀报国之志,立志投奔“学兵营”,求学报国。
        1937年春节后,孟庆贤辗转来到太原,在时任陆军第70师司令部録士(相当于现在的文书或秘书)的伯父帮助下,和副长官的弟弟李择鄰来到代县阳明堡营盘陆军第70师补充第一团学兵营(第三营)入伍。
        补充一团是当年他们敬仰并慰问过的在绥远和百灵庙战役中,英勇抗击日寇的英雄团队,因绥远抗战伤亡很大,在这里补充兵员,暂名“补充一团”。
         作为该团的新兵,孟庆贤无比自豪和骄傲。很长时间里,他都处于激动和兴奋之中。他们的军事教官都是黄埔军校或保定陆军学校毕业并战功卓著者;他们的文化教官称秘书,也都很会讲课。
        想起师长当年在开学典礼上讲话。孟老耳边仿佛又听到了师长的教诲,“希望你们能够努力学习,在国难当头、艰苦卓绝的环境中,像小树一样成长为参天大树,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材。”
回忆三:“威震三关”!代县阳明堡兵营生活
        “打倒军阀,打倒军阀!救中国,救中国!”这是他们在“补充一团”每天上操时必唱的一首歌。每当唱起这首歌,同学们个个同仇敌忾、群情激昂。
        如今,每当亲友们来探望孟老时,95岁的孟老常常给大家唱起这首歌。
        当年,孟庆贤所在的“补充一团”驻扎的营盘位于代县阳明堡北部,距堡内约1公里。
        据说,这个营盘是1926年晋军与国民军在晋北交战时修建的,规模很大。营盘的门坐西朝东,距公路阳集线约1华里,一个团分3个营。他所在的3营分七、八、九3个连。大多数学员是完小或初中生,只有个别人是大学生。营房是成排整齐的窑洞,营房内设施齐全。在兵营里,他们主要的任务是跑步、做操,学习初中文化课、步兵常识、步兵操典、射击教范等。晚上,他们就站在营房窑洞上看公路上南北过往运送士兵和给养的汽车。夜幕下,从阳明堡通往雁门关再到大同等地的汽车一辆接着一辆,汽车灯照得这段公路夜如白昼、川流不息,像一条长龙望不到头和尾,成为孟庆贤记忆中的一道风景线。
        孟庆贤和他的战友们还经常拉练到代县城。每每看到代县边靖楼上壮将士胆气、扬中原雄风的“威震三关”四个大字时,大家都赞叹不已。遗憾的是由于学业紧张、管理严密,他们从来没有机会登楼。

回忆四:全民皆兵!发动群众、组织群众抗日
        “我有敌人凶似狼,抢占我地方。抢掠屠杀后,再杀我村庄。可怜我同胞们,千万命遭殃。不打倒野心狼,国家将沦亡。兵和民,不要分,齐心打敌人。联友军,杀仇人,仇和友认清。穿枪林,冒弹雨,不怕水火深。弟兄们,向前进,冲破敌中心……”
        这是当年流行影片《空谷兰》中,由胡蝶演唱的插曲《抗敌歌》。这首歌曲,激励着孟庆贤和他的同学们努力学习杀敌本领,时刻听从祖国召唤。
        1938年7月,孟庆贤在二战区随营干校五分校、二战区随营总校政治队学习。当时晋绥军每个部队都有干部分校,他们学习的内容包括军事管理、军事理论、文化知识等内容,同时军校开设实践课程,包括如何发动群众、组织群众抗日,如何备战、应战,如何建立抗日武装等知识。
        1939年9月,孟庆贤进入山西省政府设在陕西宜川的民族革命理论及实践研究院学习。该院是当时山西省的最高政治学府,是培养地方领导的地方。在那里,他学习了社会学、政治学、哲学、革命运动理论等,包括黑格尔、马克思、孙中山、毛泽东等人的相关理论。
        这段珍贵的学习经历,为孟老今后的人生观、世界观形成,奠定了良好的理论基础。他从此树立了为全人类谋幸福的人生观念。

回忆五:进入黄埔!抗战大江南北、长城内外
        孟老至今难忘当年进入著名的黄埔军校的情景:1940年7月,孟老经引荐并考试,进入当时中国最著名的军事指挥学校——黄埔军校第七分校(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七分校),成为该校第18期22纵队第1大队第4队第7班,按个头排序,他成为编号第2名的学员。
        在陆军学校学习4年毕业,转入贵州麻江的陆军通信兵学校学习半年,后又转入设在贵阳花溪的黔桂湘边区将校研究班(中美通讯学校)学习3个月,1945年4月编入陆军13军54师通信连任通信员。
        从抗战开始一直到抗战胜利,孟庆贤参加过晋绥军、中央军,曾在二战区司令长官部从军,脚步踏遍了二战区战场,前线、后方都走过,学校、战场、机关都经历过。他的脚步踏遍了大江南北、长城内外,从山西、陕西,到河南、河北;从重庆、湖南、贵州,到广西、广东、辽宁,大江南北、长城内外,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孟老十几年戎马生涯,有7年是在抗日战争时期,各类军校就上了6个。
        “七·七事变”后,孟庆贤所在的陆军第70师补充第1团编入陆军第66师,当时称警卫师206旅431团,先是移防驻太原向阳镇,在那里度过中秋节,中秋节后,他们又移驻小北门辎重兵营。
当时,忻口战役吃紧,太原随时都有可能被日军占领。
        孟老记得他们奉命执行的一项特殊任务——将位于太原鼓楼街的山西省银行、西北实业公司、实物准备库、铁路银行、盐业、土货商场、垦业银行和禁烟督察处等重要机关的重要物资进行转移,用专列将这些单位的货币、物资运送到运城盐池一座大庙(应该是关帝庙),藏好。

回忆六:枕戈待旦!人祖山与日寇正面阻击
        孟老有一张自己穿起军装,胸前板板正正地别着“人祖山阻击战”勋章,肩上戴着红色的写有“民族脊梁”丝带的照片。孟老最喜欢“人祖山阻击战”勋章,看着这枚勋章,惨烈的人祖山阻击战炮声在他耳边回响。
        “人祖山是我们中国人的祖宗的山,中国领土神圣不可侵犯!一定要打败日本鬼子的进攻!”
        1938年3月18日,以谷口园二郎师团为首的日军约五千余人,从大宁向吉县进犯,企图突破壶口强渡黄河,继而侵犯陕北,消灭二战区主力。晋绥军第66师206旅431团奉命在吉县人祖山阻击日军,不满18岁的孟庆贤当时是431团3营9连2排4班的一等兵。战前,营长作了动员讲话,师长要求他们死守硬顶血战,要狠狠地阻击来犯之敌。血气方刚的孟庆贤和战友们面对战斗,时而激动、时而恐惧、时而惊奇、时而兴奋,时而也有无所谓之感。当手榴弹扔到敌群中,日军鬼哭狼嚎时,他们高兴地拍手鼓掌、欢呼雀跃,立刻遭到班长的严厉斥责“快卧倒!冷静!小心暴露目标!”。
        在人祖山阻击战中,孟庆贤担任副机枪手,负责传送弹夹。机枪手的左眼被敌人的子弹打伤后,双方已经到了混战阶段,机枪失去了优势。他只能枕戈待旦!守护着机枪,把身边手榴弹都投掷到敌群中。战斗激烈,决不能丢失机枪!舍命也要保武器!爱枪如命的他吃饭、睡觉都紧紧抱着机枪。
        据军史记载,人祖山战斗的惨烈和我官兵的勇敢、牺牲的悲壮,真是惊天地而泣鬼神。经过两昼夜血战,他们多次击退了敌人凶猛的冲锋,消灭日军五百余人,最终取得了战斗的胜利,粉碎了日寇强渡黄河的企图,日寇被英勇的中国军队吓得被迫撤退。
        在这场战斗中,孟老失去许多最亲密的战友——126名晋绥军战士壮烈殉国,两位年轻的连长,包括陆军步兵上尉王纪勋为国捐躯。连队里年纪最小的战士被日军的指挥刀砍下4个指头;他们班的大汉、人称“周仓”的李新德力大无比,在战场上冲锋陷阵、奋不顾身,胸中七弹,当场壮烈牺牲。

回忆七:恬淡修行!悉心收集整理抗战史料
        抗战时期,孟庆贤一直在战场上与日军作战。
        销烟散去,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鸣。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孟老以黄埔军校通信工程专业毕业生的条件,被安排在山西省邮电管理局工作,后因历史背景复杂,被遣返回五台老家。1974年,落实政策,重新回到太原,1980年退休于山西省邮电器材厂。

        恬淡静处修心性
        孟老一生无怨无悔、无欲无求,他总是默默无闻,安安静静地生活,从来不给别人添麻烦,没有向别人炫耀或索取过什么。
        孟老喜欢读书、看报、写字、做饭、静养,他喜欢写毛笔字,爱写繁体小楷,多年养成良好的习惯,他写的内容大多是“和平”“天下大同”“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为了不忘过去,给孩子们传承英勇抗战的历史。他收集了几大本有关当年抗战的各种图片、剪报,与老战友、抗战老兵的合影,还有多枚纪念章、军功章,“孙中山先生遗训”“黄埔军校校训”“人祖山战役” 等都被他收集到资料册中。
        近年来,随着社会对抗战历史的深入研究和挖掘,“抗战老兵”作为社会关注的热点逐渐升温,孟庆贤也逐步进入一些社会爱心人士的视野之中,社会价值也陡然上升,不断有志愿者来采访他,给他赠送物品,他都谢绝了。也有人动员他参加各种社会组织和社会活动,他都以年纪大,行动不便婉言谢绝了。
        孟老始终“循规蹈矩”,以他自己多年来养成的淡泊方式生活,静静地读书、看报、写字、做饭、看电视、静心养性。
  


上一条:上一篇:唐生明 返回列表

邮编(PostCode):030000  邮箱:sxshpjxtxh@sina.com
晋ICP备07000647号 山西省黄埔军校同学会版权所有